尋回初衷 敖幼祥燃燒漫畫魂

台灣的軟實力,在中國大陸一鳴驚人。風靡兩岸的敖幼祥漫畫《烏龍院》,30年前創下數百萬冊銷售量,30年後再度改編成動畫,在網路平台播出,單月即累積5千多萬的點閱數, 人氣破表。

30年來,敖幼祥的筆從未停過,腳步也未曾歇過,不但在大陸耕耘10年,深入了解對岸市場;在台灣,更開創「漫畫巴士」,駛向後山花東,在偏鄉教小朋友畫漫畫,持續為在地的軟實力扎根。

這位身高190、談吐斯文的漫畫大師,在面對新媒體並跨出第一步的同時,卻像個孩子一樣說:「其實我有點緊張!」這就是敖幼祥,永遠不怕失敗,永遠不怕嘗試,永遠都和那個翻著漫畫的熱血少年同在。本報特別專訪敖幼祥,談他的創作心路,以及成功哲學。

問:你的漫畫路怎麼trivago開始的?

答:我是個超愛冒險的人,膽子比心臟還強。那個年代,學校禁止看漫畫,更別說畫漫畫。我小時候是個藥罐子,患有氣喘,常請病假,也不能上體育課,剛好有許多塗鴉的時間,四年級就完成《我的老師是女鬼》,全班搶著看,結果被女導師抓到,她不但看了,還對號入座,當場把這本漫畫撕個粉碎。那是我的第一部作品,可惜現在看不到了。

我人高馬大,又愛出頭,讀中國海專時帶頭打群架,校方表示只要有一個人自願退學,就能了事,我強出頭,一個人把事情扛下來。為了避免家人操心,我一個人搬出來獨立生活,晚上念復興商工補校,白天在動畫公司工作,那時才17歲,沒想到這一畫,筆就沒停下來過。

問:談談你的代表作《烏龍院》。

答:那時港劇《楚留香》大紅,《中國時報》編輯建議我畫功夫喜劇,於是我畫了《烏龍院》,每天連載。每天都要想一個新故事很累,很怕開天窗,後來我開始抓到訣竅,先想一個大的故事架構,一天只畫其中的一小段,畫起來就不會那麼累。

當年報紙一天印量有幾百萬份,全台灣幾乎每個人都看得到,生活中的娛樂不多,漫畫就漸漸紅起來,也出了書,甚至到日本連載。報社當時也辦「漫畫擂台」比賽,培養出許多優秀的漫畫家。80年代可說是台灣漫畫的黃金年代。

問:你是如何進入大陸市場?

答:90年代中期,中國大陸開始對台灣漫畫有興趣,第一個在大陸出書的是蔡志忠,再來是朱德庸,我是第三個。剛開始先是授權給大陸公司出版,2001年,我決定搬到廣州,成立工作室,培養了幾位助手,畫新的《烏龍院》漫畫連載,也推出月刊、週刊,讓助手們可以發表作品。《烏龍院》打開了中國新漫畫的時代,不只是漫畫的風格,還包含行銷策略都有創舉。例如在書店賣的是一般正常書大小的漫畫,但在路邊的書報攤,賣的是印成一半大小的口袋書,一本大約兩元人民幣,這一招使漫畫迅速在小朋友之間流行起來。

問:為何想要推動「漫畫巴士」?

答:《烏龍院》爆紅之後,連載、改拍動畫,各種邀約都來,外人看來非常風光,但有10多年時間,每天過著應酬喝酒的日子,隔天到工作室,頭還昏昏沉沉,馬上就要作畫,修改畫稿,工作量非常大,更沒時間陪家人,感覺創作的熱情一點一滴消失。那是我創作生涯最灰暗的時期。

1990年,我一個人到花蓮豐濱鄉靜浦村的海邊,住在廢棄的林務局調查站,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,沒有電話、電視的干擾,打算把自己整個人放空,重新來過。就這樣過了兩年隱居的日子。這是我跟花蓮的緣分,是花蓮救了我。2009年,我將生活重心移回台灣,2014年開始推動漫畫巴士計畫,把漫畫教育的種子在各個角落扎根。先從花蓮開始,未來希望能在全台灣巡迴。

現在也推了許多年,感覺又找回當初那個愛看漫畫、愛畫漫畫的小孩。

(執筆訂房trivago:許文貞)

(中國時報)

962668F5FDDACF08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